首页 > 资源> 听书推荐 >如果觉得生活太苦,不妨读读李叔同

如果觉得生活太苦,不妨读读李叔同

加入时间:2024-02-26 09:09    访问量:2112    信息来源:

       前段时间,在社交平台看到了这样一个话题:“你会用哪个词总结你的2023年?”

      其中有一个高频词:太难了。

      有人感情失败,难以弥合内心伤口;有人中年被裁,被生活压得直不起腰来;有人疾病缠身,饱受身心折磨;有人失去挚爱,悲痛难以消散……

      身处困境,是甘心于被彻底击垮,倒在黑暗深处?还是拼命攀爬,寻找一条崭新之路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。

     

      余华曾写过这样一段话:“活着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,也不是来自于进攻,而是忍受。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,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、无聊和平庸。”

      时间不止,岁月不休,命运总是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。如果你觉得生活太苦,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不妨去读读《人生不过悲欣交集:李叔同》。

      半生红尘半世僧,繁华落尽遁空门。

      他的身上,布满了时代烙印,写尽了风云变幻,更向世人呈现了何为人生。


       

      人生,从来都是苦甜参半

      1880年,李叔同出生于天津河东李家。

      李家祖上以经营盐业钱庄为主,到了父亲李世珍这代,已成为天津城内赫赫有名的富贵人家。

      李叔同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“富三代”,而且他还是父亲的老来子,从小就备受宠爱。

      少年时期的他,从未体验过人间疾苦,更不懂人心险恶,只常与诗词为伴,最是潇洒快乐。

      然而幸福并没有一直眷顾他,在14岁时,他第一次经历刻骨铭心的伤痛。

      1894年,李叔同在勾栏处结识杨翠喜,这个有着倾城容貌,婀娜身姿,醉人歌喉的天津名妓,只是人群里匆匆一瞥,就让李叔同怦然心动。

      彼时的李叔同是温文尔雅,文采风流的翩翩少年郎。才子佳人,总能够互相吸引,二人很快坠入爱河。

      他为她写诗,给她说戏。为了进一步提高她的技艺,他努力学习戏曲,给她写戏陪她练习。

      彼此陪伴,互相成全,原本是最好的爱情,却抵不过命运捉弄。

      李叔同因故前往上海,在离开的那段时间,杨翠喜被天津巡警道段芝贵重金赎身,送到北京孝敬小王爷。

      归来的李叔同满心欢喜寻佳人,谁知佳人早已无踪影。

      失去爱人的李叔同,肝肠寸断。他第一次体会到世事无常,什么叫无可奈何。

      人生本就如此,再一帆风顺的航船,也会突遇疾风暴雨;再富贵潇洒的生活,也可能有意外来临。

      想起《我的前半生》女主人公罗子君。

      33岁的罗子君是资深全职太太,老公是职场金领,儿子乖巧懂事,家务有

      阿姨做,平时的她逛逛商场,做做美容,潇洒安逸。

      然而好景不长,丈夫出轨并提出离婚,她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。

      毫无经验的她闯入社会,遭受了各种冷眼和打压,日子过得苦不堪言,好在通过不断努力,她在职场上找到一席之地,生活开启了新篇章。

      马尔克斯曾说:“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,在坎坷中奔跑,在挫折里涅槃,忧愁缠满全身,痛苦飘洒一地。”

      苦甜参半才是人生常态,没有谁的生活一直顺风顺水,也没有谁的一生皆是苦难。

      那些我们羡慕的光鲜亮丽背后,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苦楚,那些异常难熬的昏暗日子,也总会有过去的时候。

     

      那些苦,是来渡你的

      无疾而终的爱情,让李叔同与佛结缘。

      饱受情殇的李叔同每日消沉颓靡,为了让他走出来,母亲带他去见父亲

      李世珍生前好友王孝廉。

      此时的王孝廉已皈依佛门,是名声大振的无量庵主。

      此后,李叔同日日听王孝廉诵读经卷,静心打坐,心灵的创伤在悠远宁静的梵音中慢慢痊愈。

      渐渐地,他不再执着于感情之事,对于那些伤痛,他学会了看淡,放下。

      走出爱情之痛的李叔同,在母亲安排下,娶了知书达理的俞氏,生活也似乎步入正轨。

      但朝局动荡,戊戌变法的失败,让李叔同不得不远离家乡,带着妻儿远走上海。

      在上海,文采斐然的李叔同加入城南文社,结交了五位好友,每日把酒弄茶,倒是肆意自在。

      然而,残酷的现实再次给李叔同沉痛一击。

      1900年6月,八国联军攻占天津大沽炮台,7月攻陷天津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整个天津尸殍遍野。

      那时正回天津探望兄长的李叔同,亲眼目睹了血淋淋的人间惨相,救国之心瞬间高涨。

      回到上海的李叔同考进南洋公学,跟随蔡元培学习救国新思想,但因守旧派阻挠,被迫退学。

      退学后的李叔同加入爱国学社,继续学习传播新思想,结果又遭到打击,再次离开。

      后来,李叔同母亲病逝,天津老家破产。

      好不容易打起精神的李叔同东渡日本求学,却又查出身患肺病,深受其累。

      这一系列的变故,让李叔同渐渐顿悟:“人生犹如西山日,富贵终如瓦上霜。”

      人生得失悲欢,变幻莫测,无论拥有什么,终要面对生命的终结,又何必为了物质与情感、痛苦与遗憾,郁郁寡欢。

      想通这一点的李叔同,不再愤懑命运不平,而是对人生有了大彻大悟。


      王阳明曾说:“人间道场,淤泥生莲,世间磨难,皆是砥砺切磋我也。”

      人生在世,难免会遭遇诸多不幸。

      无果的爱情,让人不断成长;离散的亲友,让人学会看淡世间离合悲欢;病痛缠身,让人愈加珍视健康。

      经事长志,历事成人,生命中种种事与愿违,都是来渡你的。


      走出苦难,成为自己的光

      经历过无数大起大落,李叔同于1918年,在虎跑寺剃度出家,法号弘一。

      从此,他一袭僧服,竹杖芒鞋,跋山涉水,云游各大寺院,苦行修道,宣讲佛法,普度众生。

      出家二十余年,李叔同一心研读佛门法典,精研律宗经典《戒本疏》《羯磨疏》等,将失传已久的律宗发扬光大。

      不仅如此,他还花了数年时间,著成《四分律比丘戎相表记》和《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篇》,成为佛门重要典籍,远传日本和东南亚,赢得了广大佛教徒的尊敬。

      在佛法之中,李叔同勘破世间万象,用其清醒的认知,对世事清浊仗义执言。

      1927年,北伐军进入杭州,建立革命政权,有人以“反封建”为名,灭佛驱僧,拆庙宇,令僧尼还俗婚配,佛门浩劫将至。


      危急关头,李叔同挺身而出,写信给杭州革命党领导者,将他们约在寺院会谈,并向在座的每一位送了一幅字。彼时,他的字已经达到了至真至纯的程度,具有非常高的收藏价值。

      会议上,李叔同不怒、不恼、不急、不怨,婉言相劝,陈其利害。最终,这场灾难得以解决。

      除了护佛护寺,李叔同还深晓民族大义,爱国爱民。

      在抗日战争时期,他深为祖国担忧,动员人民积极抗日,并写出“佛者,觉也,觉了真理,乃能誓舍身命,牺牲一切,勇猛精进,救护国家。”

      他还将自己的居室改名为“殉教堂”,以明其志。

      然而,走过半生,早已旧疾缠身,他预感自己生命无多,遂写下一偈:

      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;执象而求,咫尺千里;问余何适,廓尔亡言;华枝春满,天心月圆。”

      这是一种绚烂之极后的平淡祥和。

      在人生荒芜中,感悟自然之道,以宁静平和的心态迎接世间万物,心有光明者,万物皆皎洁。

      这是李叔同历经千百事,所顿悟的生命之道。而对于普通人来说,生命本身就是一场修行。

      想起“矿工诗人”陈年喜,在长达数千米的矿山爆破,每日尘埃遮目,暗无天日,而且还要随时面对死亡,在这样的环境下,他一待就是十余年,结果右耳失聪,还患上尘肺病。

      虽然他也曾抱怨命运的不公,但他最终接纳现实,在昏暗的灯光中,漫天的尘烟下,他读书、写诗,出版诗集,逐渐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

      塞涅卡曾说:“未尝过艰辛的人,只看到世界的一面,而不知其另一面。”

      苦难并不值得歌颂,但往往正因为饱受煎熬,人才有动力去谋求改变,而不仅仅止步于眼前的生活。

      如此,在一次次与命运的对抗中,我们得以探寻生命的意义,成为自己的那束光。



      弘一法师李叔同在圆寂之时,提笔写下“悲欣交集”四字。

      这是他的一生,又何尝不是你我的人生。

     《反脆弱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风会吹灭蜡烛,却能使火越烧越旺。”

      苦难是一座大山,压得人难以喘息,但只要努力跨越过去,迎接你的定是“一览众山小”的从容豁达。

      愿我们成为那团火,在苦难的磨砺下,燃出高光,照亮前程。


上一条:花灯如昼,人月两圆 | 邂逅书本里的元宵节

下一条:与书同行|听书推荐:读懂了《诗经》,你就读懂了生活

【返回】【顶部】【关闭】